杂谈:进行全麻手术是怎样一种体验?

年前因为某些原因需要进行颈部的全麻手术,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进行全麻手术。我一直都是对于现代医学持敬畏的态度,对于全麻的体验是非常期待的(又有哪一个程序员能拒绝一次立即入眠的体验呢?)

术前

手术需要提前大概3、4天住院,主要目的是进行相关的各种术前检查,大概就是在病房里护士来给你抽血啥的。看了一眼医生开的单子,我需要做的手术是吸入式的麻醉,于是进行了一个挺有意思的麻药测试,麻醉医生会把麻药滴在鼻腔和喉咙处,然后伸进去一个管子查看鼻腔的通气情况,有趣的是在滴入了麻药之后,我似乎无法作出吞咽这个动作,可能是喉咙处的神经被麻痹了而无法很好地被大脑控制的缘故。

术前检查做的差不多了,医生提前一天拿着好几张单子来找我签字,上面的内容都十分的吓人(PS:感觉到医院里签的各种承诺书、知情书内容都相当可怕),包括但不仅限于:术中、术后发生的各种意外情况,但是这单子不签这几天院就白住了,签呗,相信医学。遂被医生告知星期一早上8点半手术,我估计在第一床或者第二床的排班上,还给了一套衣服叫提前穿上。

手术

早上8点被护士准时叫去做手术了,必须穿医院的病号服(内衣内裤都必须完全脱掉),还行,到了手术室前有一扇像ct室的很厚的金属门,门外就是家属等待的地方,接着就是换医院的拖鞋,进手术室。这个医院的手术室分为很多小的手术室,和我想象中的那种拉着窗帘、比较暖和的手术室不同,大概就是一个普通的病房开了比较合适的空调。到了位置,医生叫我把衣服脱了躺手术台上,这个手术台和我印象中的宽宽大大的手术台截然不同,长度和理发店的那种洗发躺椅差不多,而且非常窄,躺上去了完全无法翻身,接着医生用一根带子把我绑好在手术台上(让我安心许多),然后把左手伸出去,在手背和胳膊的位置分别扎了两针,同时注射两种液体(后来得知是麻醉的时候需要的)。

接下来就是麻醉了,麻醉医生穿着的是紫色的手术大褂,问了我一些简单的问题,比如多少岁,在哪读书啊之类的,扎完针后我心里想着麻醉也应该开始了,果然,推着一台机器过来了,给我脸上盖上一个呼吸面罩(还盖歪了),麻醉医生来了一句:想睡觉就睡吧,我心想着这么快吗,于是也使劲地吸面罩里的气体,好在是医生发现给我戴正了。然后接下来几句话就是我后面仅有的记忆了:

xxx推0.5 xxx推0.7 ...

真的太神奇了,自己都感觉不到入睡的过程,只记得麻醉之前的事情,在某个瞬间,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,中途也没有做梦什么的,总之是很顺利地进行了手术。

术后

手术之后的事情可以说是整个过程中最最最最痛苦的了……让我这辈子都不再想再做手术了,包括但不仅限于:

  • 尿管
  • 术后两小时不能睡觉
  • 术后六小时不能喝水不能进食
  • 术后一晚上几乎是睡不着的
  • 术后两天需要持续输液

具体感受不是重点,不再赘述了。

一些感想

正如前文所说,我对现代医学是十分尊重的态度,在进行了人生第一场手术后,对它的神奇和严谨更是敬佩有加,我只是一个被推上手术台,在手术过程中毫无知觉的患者,但是医生需要高度集中精神,根据术前检查和术中的观察,在有限的几个小时中完成手术,而且中途还不能查阅Google(笑),相较而言,程序员的工作可以说是非常宽限的了。

术业有专攻,向奋战在现代医学一线的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。

作者

Carbene Hu

发布于

2022-02-04

更新于

2022-05-12

许可协议

评论